“天壇獎”最佳影片《幸運兒彼爾》|幸運還是不幸,這是一個問題

  《幸運兒彼爾》在第九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的最終勝出,讓丹麥國寶級導演比利·奧古斯特再次走進中國觀眾的視線。這位深得瑞典導演英格瑪·伯格曼真傳、曾經兩度獲得戛納電影節金棕櫚大獎的導演,在自己70歲的時候又推出了一部藝術電影力作。

  丹麥導演比利·奧古斯特師從瑞典導演、享譽世界的電影大師英格瑪·伯格曼,后回到丹麥本土積極創作,陸續憑借1988年《征服者佩爾》和1992年的《善意的背叛》兩度摘得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成為世界備受矚目的電影導演。

  奧古斯特導演與中國之間頗有一番不淺的緣分。2017年,他受邀擔任了第七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評委會的主席。今年,他的新片《幸運兒彼爾》在第九屆北京國際電影節上迎來亞洲首映,受到了評委會的一致好評,最終斬獲“天壇獎”最佳影片大獎。

  影片《幸運兒彼爾》改編自著名作家亨里克·蓬托皮丹的一部同名小說。創作這本小說時,蓬托皮丹剛剛完成自己最為宏大的小說三部曲《天國》,20年后他也因這部三部曲榮獲了1917年的諾貝爾文學獎。

  《幸運兒彼爾》的故事里有蓬托皮丹自己的親身經歷,主人公彼爾與作者本人一樣出生于丹麥西部的日德蘭半島,都在年輕時懷抱遠大的理想來到首都哥本哈根學習理工。他天真而熱情,卻找不到釋放自己才華的用武之地。他試圖游說各界支持他的一個大型工程項目,但卻屢屢碰壁。最終,彼爾只能回到自己的家鄉,過著平靜悠閑的生活。

  對于這部講述理想與現實糾纏和矛盾的經典現實主義小說,同樣滿懷激情的電影藝術家比利·奧古斯特自然不能忘懷。即使到了古稀之年,他依然還在電影創作的第一線奮戰,經過不懈的努力,這部出自丹麥的經典現代文學也終于被成功搬上銀幕。

  影片中,奧古斯特依然采用他一貫冷峻和沉重的基調,為這部電影賦予了強烈的哲思意味,又用清新而詩意的鏡頭語言,為電影增添了雋永的情意?!緞以碩榷肥且徊抗賾詬鋈說氖肥?。為了展現彼爾跌宕起伏的一生,片長接近于3小時之久。主人公彼爾是一個充滿矛盾的青年,他一度逃離自幼被灌輸的傳統基督教文化,希望在全新的世界里實現自己的抱負;他痛恨相互勾結的政商,但又不得不依靠他們才能實現理想;他理想遠大又桀驁不馴,被人喜愛,也為人不理解;他對自己的愛情視若珍寶,卻因為深藏內心的童年創傷而屢次辜負她人。

  電影觸及了20世紀初丹麥工業化進程下的社會變遷,刻畫了以青年彼爾為代表的新式知識分子與傳統政商勢力之間的矛盾沖突,展示了丹麥遼闊的鄉間風景與現代都市的巨大反差,塑造了大時代下一個真實而立體化的理想主義者,用一個純真青年追求進步、銳意改革的一生,碰撞時下的陳舊傳統與僵硬社會現實,也用最終的回歸田園來詮釋一生的救贖與和解。

  故事的一個重要主題是“幸運”和“幸?!鋇墓叵?。主人公彼爾最初認為幸福是成功的結果,是實現自我價值的結果。但經過了一系列的遭遇之后,他最終意識到,幸福其實是可以獨立于取得成功的幸運而擁有的。因此,彼爾從擁擠不堪的哥本哈根退回到家鄉,并不是代表著一種人生的失敗,而是應該理解成一種對生命全新認知的勝利。

  本片的男主角埃斯本·司米德·詹森是丹麥近年來備受關注的優秀年輕演員,他曾憑借丹麥電視劇《騙局》獲得了2016年丹麥羅伯獎最佳男配角,并在2017年受柏林國際電影節頒發了歐洲電影促進之星。在這部影片中,他的表演跨度極大,涵蓋了彼爾在各個人生階段的狀態,全方位地展示了一個志向遠大的年輕人在現實磕碰下的痛苦與迷茫,細膩地呈現了彼爾內心的痛苦與對夢想堅持不懈的追求。

  《幸運兒彼爾》顯示了老將比利·奧古斯特寶刀未老,借助扎實的文學原著,形成了一部遼闊而深刻的影像畫卷。他繼續將視角聚焦在人類復雜而矛盾的內心,感慨于個人與時代、與社會的抗爭,執念于真實自我的發現與反思。奧古斯特在影片中展示出了不減當年的大師風范,以及不改初心的藝術追求,實為難得。這是本屆北京國際電影節最值得觀看的電影之一,也是一部深具人文關懷與心靈探索的電影杰作。

附件下載